我觉得美国对中国有很多误解甚至迁怒,刘欣回

日期:2019-08-16编辑作者:国内信息

视频|刘欣:我觉得美国对中国有很多误解甚至迁怒

北京时间5月30日早上,一场横跨太平洋的电视辩论牵动了全球目光。

原标题:刚刚,刘欣回复翠西二次邀约:下周见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北京时间5月30日,中美女主播首次“直播较量”如期举行。贸易关税、知识产权、华为问题……点燃中美贸易战的“火花”在17分钟的对话里接连涌现。两位媒体人在这两天,成为全世界媒体报道的重点,各方评价也不一而同。对于刘欣来说,17分钟的连线似乎意犹未尽,这两天她也在不断思考如何能做得更好,如何通过媒体沟通,减少中外之间的误解。对此,观察者网专访刘欣,邀其谈谈这次中美对话的台前幕后。 ·实现了80%的预设目标 观察者网:请问您如何评价这次对话中双方的表现?是否实现了自己事先设想的期待,如果有期待的话? 刘欣:只评价自己的表现的话,从目前为止的各种反馈,还有我自己的感觉来看,我觉得大概可以达到80%。我肯定是有预期目标的,就是希望她能看到我的坦诚,或者说,希望海外的观众能清晰体会到我的坦诚。同时,自己也不能表现太差,毕竟国内外很多人在关注。观察者网:那剩余的20%是差哪儿了? 刘欣:还可以做得更好。比如有些地方我还是挺拘谨的,特别是刚开头的时候,我自己觉得那时我的状态还算不错,但在外界看来还是稍微有点急。我觉得这事暂时没法改变,那是我当时的真实状态,我也不能逼着自己去放松或微笑,那反而更不自然。有人反馈我皱眉,这也是我在电视上常会有的,虽然我以前就有意识到这问题,但总会不自觉地去做。可能再放松点确实会更好。此外,一些遣词造句还可以更准确些,也可以更幽默点——在一些地方,我有点严肃。 图片来源:CGTN 观察者网:对话开始前,很多人以为这会是一场“辩论”,《纽约时报》甚至称之为“战斗”(“Call it the battle of the anchors.”),但是结束后不少人认为这对话更接近于一问一答的“采访”。请问您怎么看待这前后不同的认识?您为何选择了一种温和的姿态?是事先设定,还是临时发挥出来的? 刘欣:之前外界可能有一些误读。一开始她邀请我来做一个辩论,她说“你来挑时间、地点”,起初我理解成要做一场正式的辩论,有一个第三方主持人,我们严格按照程序走——一般辩论不都是这么做的吗?但是,所谓的“电视辩论”又有相对广义的意思。两个嘉宾在电视节目上因意见不一样而你来我往地交锋,这也是一种辩论。我宁愿选择后者,因为如果再找第三方或其他平台,一切都会变得很复杂,我们也不想花很多时间。所以后来我直接跟她商量,“我能否以嘉宾的身份上你的节目,来一场讨论,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技术性的辩论?”我当时没给“辩论”这词加上双引号,所以可能很多网友看完节目后就特别激动,没看到两方女辩手戏剧化地吵。其实我们一直没有这种初衷。而且我之所以不想做一个正式的辩论,也是因为我不会辩论,从没接受过正式的专业的辩论训练。我提出我的选择,她也同意了,我觉得这样就行了,再接下去我们主要探讨技术方面的问题。整个事情就是这样的。后来我觉得可能有点歪打正着,正因为大家把它误解成一场辩论,所以关注度一下就起来了。那时我觉得也没必要刻意去解释,大家到时看完就自己明白了。 节目结束后,刘欣和翠西的推特互动,两人均认为这是一场有意义的“交谈” 观察者网:17分钟时长也是事先约好的吗? 刘欣:她本来说,“你可能是8:00到8:30,或8:00到8:45。”所以我原先做了30分钟到45分钟的准备,也准备了很多。结果当天可能有一些突发事件或其他因素,她就决定让我在节目中间插入。我之前跟她说得很清楚,一切由她来安排,因为这是她的节目和主场。我可能会询问一些小问题,但最终决定权交给她。观察者网:17分钟的对话让很多观众意犹未尽,也有不少网友好奇,如果由您向翠西——或美国观众——提问,您会提什么问题? 刘欣:我想了很多问题,比如可能问她“对中国是否有喜欢的东西”、“来没来过中国”——这问题可能会让她难堪、“是否真的认为贸易战能够解决问题”……因为她也受过很好的教育,甚至在新闻专业领域拿过奖,所以我也很想问,“为什么你会在节目中用一些特别夸大的语言、以一刀切的方式来评述其他国家?”·幕后获得各方支持 观察者网:不少民众也会对央视的幕后工作感兴趣……请问从5月24日应战到30日“对战”,这6天里,您和团队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刘欣:虽然是个人“应战”,但央视的名誉或多或少或好或坏会受到影响,甚至还有很多人把这称为“中美大战”,让我产生自己正代表中国人参加某个国际比赛的感觉。我们做了各种技巧上的紧急培训,也补充了各种“养分”,如思考需要什么数据、事例,逻辑如何梳理等等。虽然我们以前没经历过这类事儿,也都不是什么辩论专家,但是大家都很好心地极力帮助我,帮忙处理了一系列问题。让我特别感动的是,一堆人鼓励,说佩服我的勇气,认为我敢“应战”就已赢了;我爸妈这几天也都不敢给我打电话,怕我紧张——这时过来说“别有压力”,反而更让人有压力;很多朋友也非常好心地直接或托人转来了各种提醒,如当天早上要吃两个鸡蛋、上镜化淡妆,不要让人感觉特别老等,这些细节平时可能不大会注意,但是有其用处;也有提议保护声带,避免过度用嗓,我后来也照做了,私下尽量用气声说话,“封山育林”。值得一提的是,台里领导给了我最大的支持,我从他那边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宽容。其实我有时候有点傻乎乎的,要真从一开始就想清这些事,我可能会犹豫。但我已经应下来了。这时领导就过来对我竖大拇指,很明确地告诉我,“刘欣你一定行的,你就上去说,不要怕任何结果。”他这种大气和信任,对我而言是最大的后勤支持。其实我对自己是有信心的,听领导说完这话,我心里就更有底儿了。 前往演播厅的路上(图/新浪新闻)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美最大的逆差是认知逆差” 观察者网:美国众多主流媒体对中国报道失实,请问您当初为何单独拎出福克斯台的翠西·里根的言论回复? 刘欣:这完全是个偶然。如果你把我平常做过的一系列短视频都拿出来看一看的话,会发现我经常做这方面的文章,比如我也曾公开反驳过BBC的报道——《BBC叙利亚纪录片造假,别有用心的谎言?》。我确实有一个比较长远的策略。我觉得在中外交流中,媒体的关系太重要了,而且外国媒体在外国人对中国的认知中所起的作用非常关键,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他们的注意,让他们在报道中国的时候稍微注意点,语气公允些。我的朋友们知道我做这些需要素材,所以他们有时看到对中国有失公正的言论,会发给我。有天,一位北京学者朋友把翠西的视频发给我,我当时没来得及看。后来中美贸易谈判出现一些问题,我想写一个评论。想来想去,我认为中美关系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老百姓对中国不太了解,我就想从媒体在其中的作用入手。 观察者网:您在昨日辩论后也提到,美国民众对中国有很多误解;在接受《面对面》采访时也表示,“中美之间最大的逆差不是贸易逆差,是认知逆差”。请问如何理解“认知逆差”?能否举例说明? 刘欣: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两国之间的留学生情况。留学生数字是有公开记录的。中国赴美留学生人数一开始不多,但近几年增长迅速,有数据统计,2017-2018年度在美中国留学生数量就超过了36万人次,占美国所有留学生的1/3,贡献了超138亿美元。但是如果看美国每年到中国的留学生数量,低得不可思议,2017-2018年度仅有1万出头,而且这数字多年来基本不怎么变。我觉得这是一组很能说明问题的数字对比。 2017-2018年度在美留学生数据统计 此外,美国居民可能觉得自已已很强大,不需要再从别的地方学习,而中国仍在不断学习——2018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次就已近1.5亿,大量的人员走出去,去看去了解美国的情况;中国学英语的人数更不用多说,中国人能说英语的比例和美国人能说中文的比例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观察者网:能否也举例说明您了解到的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误解? 刘欣:不少美国民众对中国的看法比较陈旧和片面,还带有很多成见。比如他们以为中国仍然贫穷落后、全是自行车,再或是不讲卫生等等,看法仍停留在上个世纪,甚至更早。西方媒体认为自己的职责就是监督、挑刺儿,这也导致美国民众从媒体上看到的更多是中国的负面,不了解中国做得好的方面。另外,由于历史上麦肯锡主义等因素的存在,因此现在他们很多人在脑海中对共产主义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抵触情绪,就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一定会怎样怎样,把很多不该扣给中国的帽子扣在中国的头上。·“人性”进行中外交流 观察者网:您及所在的CGTN是否有计划未来如何一步步回应外界对中国的不实指责?您认为这次的交流能为未来提供什么经验? 刘欣:我们会就这次交流进行经验总结,比如会去了解、归纳是什么一步步推动这次对话的实现、我们在这整个过程中做对了什么、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我觉得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它将来能引起什么样的反响、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不敢预判,但这确实是一个良好的起点。就我收到的海内外的反馈,特别是海外主流媒体,基本是比较中性的,海外网民的反映可能比中性还要好一些。昨天我跟儿子视频通话,他不知道我出名了,我说“你赶紧上网搜一搜”,他还没把我的名字打全,底下就跳出来了。我说,“你快看看底下评论,是骂妈妈的,还是夸妈妈的。”他一看,大部分是说好的,特别高兴。所以,我觉得这次看来还行吧。至于未来如何一步步回应,现在还没有具体计划,但是我们会继续做这些事,继续与他们沟通,慢慢地、一点点地扫清中外交流障碍。从这次事情来看,这可能不失为一种有效途径,至少能让他们听到我们的声音。至于他们同不同意,这我们没法决定,也不能控制。而一个人要获得对其他事物的成熟认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反正,咱们保持开放的心态,以公允的方式一点一点地做。 观察者网:您在之前回应翠西的评论中也提到,大众情绪很容易被感性的说辞给感染。现实传播中,理性的说理确实相对而言更少被注意到,乃至被受众接受、影响受众认知。作为对外传播的一线工作人员,您认为我们可以如何融合二者,以争取更多海外民众的支持? 刘欣:我昨天也在想,我到底哪里做对了?我觉得我就是遵循了规律做事,在这件事上,规律就是人性。我们要从人性的角度考虑该做的事,比如一个读者在读一条新闻时,他具体需求是哪些,我们就要以他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告诉他。这就是用人性方式对待,按规律办事。这一次所有的选择也好,策略也罢,都是基于对交流过程人性需求的了解——当我把我的受众想象成一个认识的人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好办了。说白了,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也勿施于人”。

图片 1

图片 2

北京时间8日凌晨0时20分许,中国CGTN女主播刘欣正式回复了美国FOX商业频道女主播翠西·里根关于再次对话的邀约。

央视新闻客户端:你觉得这个对话对于加深彼此的了解,包括中国跟美国彼此的了解是不是还是有好处的?

应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主播翠西•里根之约,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播刘欣在北京以卫星连线的方式出现在美国电视节目里。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刘欣在推特上说:嗨,翠西,感谢你的善意邀请。本周末,我们这边正在过端午节。下周我将尽快联系你,如何?

刘欣:我感觉美国人对中国人,可能美国民众对中国民众有很多误解,甚至有很多气恼,甚至有很多迁怒是吧?他们自己的生活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们的体制出现了问题,他们觉得中国是问题所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够帮他们,哪怕一点点,打消一点点对中国的这种情绪,我觉得我只有去坦诚的让他们感觉到我真的是完完全全坦诚的,去跟他们谈谈我心里的想法,告诉他们情况不是那样的是吧?但是中美之间如果有问题我们可以解决,但是中国绝对不是说有意要去占美国的便宜 ,绝对不是这样的。

对话结束后,刘欣接受了央视的采访。刘欣是怎样看待自己的表现,又是如何评价了“对手”翠西和这场对话的?一起来听听她怎么说。

图片 3

(央视新闻客户端 张鸥 寇琳阳 付小雷 张鑫)

这是一场对话,一场谈心

北京时间7日上午,翠西转发了刘欣5月30日发布的一条“感谢翠西在节目中接待我”的推特,并说:“嗨,刘欣,你准备好参加第二轮了吗?”

很多看了节目直播的观众网友可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场事前被命名为辩论的电视节目中,并没有预想中浓浓的火药味。甚至有评论称刘欣作为“辩手”气场不足,这更像是一场采访。

翠西表示,她很期待、并将继续广泛听取关于中国贸易的各方意见,她支持有思想、彼此尊重的讨论,刘欣也是!

刘欣从容、淡定、平和,翠西的表现也和从前判若两人。与之前的咄咄逼人相比,昨天翠西也显得较为克制。

图片 4

整场节目下来,虽然少了一点剑拔弩张的锋芒,但是却突显了“对话”和“沟通”在解决双方当下争议中无可替代的重要性。

翠西还单独发了一条推特阐明:并非在电视上呈现的一切东西都必须是“唇枪舌战”。当涉及国际话题时,对话和讨论是推动前进的非常重要的途径。刘欣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嘉宾。

在接受《面对面》栏目采访时,刘欣表示:

5月30日双方首次对话结束后,刘欣表示,非常感谢有机会与翠西进行对话而非辩论,在当前,我们需要的是冷静而非冲动,期待再来一次对话。

中美之间最大的逆差不是贸易逆差,是认知逆差。

北京时间5月30日8时20分,翠西·里根与刘欣在福克斯电视台直播中进行了一场“跨洋对话”,就公平贸易、知识产权、关税等多个话题进行了交流,历时约16分钟。

40多年我们和美国贸易额翻了很多倍,但是我们之间相互的理解、相互的认知其实还停留在基本上原来的水平。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辩论,我认为这是一次对话,是一次谈心。

图片 5

因为现在中美关系出现这样的问题,特别是美国民众对中国有这样的怀疑或者质疑,我为什么还要到那去争胜负、过嘴瘾?回来说我赢了,大家看我是民族英雄。我真的不想要那个,有什么意义吗?

这场中美女主播之间的对话不仅吸引了中美和多家国际媒体的关注,更受到数以亿计的中美观众的瞩目。

我想过去告诉他们,中国人不是他们想得那样,我们完全可以谈,完全可以好好交往。所以只要能够出现欢乐祥和的气氛,我觉得我们都赢了。

与“约辩”过程中表现出的火药味不同,对话中双方都展现了冷静、温和的态度。许多国内外观众表示,对话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沟通交流,为中美加深相互了解提供了帮助,很期待下一次这样的对话。

我觉得今天翠西表现非常好,她没有为了骄傲而坚持她原来的观点,我觉得这是挺棒的,她完全不像网上说的,翠西输了,不要这样说她,她今天是讲道理的。

对话结束后,刘欣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美国民众对中国民众有很多误解、气恼甚至迁怒,他们自己的生活出现了一些问题,觉得中国是问题所在。

显然,用理性的态度来探讨和倾听,这比大家各执己见、比谁的嗓门大、谁更强势要显得更有诚意。

图片 6

图片 7

“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够帮他们打消哪怕一点点对中国的这种情绪?”刘欣说,我只有让他们感受到我是完完全全坦诚的,去和他们谈谈我心里的想法,告诉他们,情况不是那样的,中美之间如果有问题我们可以解决,但中国绝对不是有意要去“占美国的便宜”。

在被问到是否认为这个对话对加深中美彼此了解有好处时,刘欣表示:

当天下午,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回答有关问题时表示:真理越辩越明。在当前中美关系形势下,我们乐见中美两国各界人士进行开诚布公的、诚实的、理性的思考和对话。

我感觉美国人对中国人,可能美国民众对中国民众有很多误解,甚至有很多气恼,甚至有很多迁怒,是吧?他们自己的生活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们的体制出现了问题,他们觉得中国是问题所在。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够帮他们,哪怕一点点,打消一点点对中国的这种情绪,我觉得我只有去坦诚地让他们感觉到我真的是完完全全坦诚的,去跟他们谈谈我心里的想法,告诉他们情况不是那样的,是吧?

中美之间如果有问题我们可以解决,但是中国绝对不是说有意要去占美国的便宜 ,绝对不是这样的。

首饰佩戴藏深意

从视觉效果上看,昨天中美两位女主播的形象确实都可圈可点。刘欣坦言,选择什么颜色衣服、尤其是佩戴什么首饰确实花了点心思。

图片 8

耳环本来想戴珍珠耳环,后来我想想还是戴玉吧,因为玉代表中国,这一直都是我喜欢的颜色,大小都合适。

还有一个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宁可玉碎、不可瓦全”,这个在现在中美贸易的过程当中不是一个特别恰当的比喻,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我们要瓦全,不要玉碎。

“宁可玉碎”是我们要这股气,需要一口气,不能说因为我要利益我可以跪下来,这是我们现在很坚定的立场,我也非常认同这个立场。

而且哪怕我需要利益,我也得站着要这个利益,我不能坐着要或者跪着要,我得把这信号发出去,至于对方能读多少我不关心。

嘉宾点评出乎意料

对于自己在节目中的表现和外界的评价,刘欣说,相对于情绪化的表达,她更看重的是偏于理性和专业的评论。

在福克斯的电视节目中,结束和刘欣的连线之后,翠西邀请了嘉宾美国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这位美国国防部曾经的中国事务顾问早年力促美中合作,但近年来转为对华强硬的“鹰派”代表。他的点评也让人有点出乎意料。

刘欣表示,对方评论“她的性格是令人愉悦的,她的名字欣就是令人愉悦的意思”,这在她看来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略带轻松的嘉宾点评、导播切出的刘欣形象精神饱满、主持人翠西甚至直接表示可以再约第二次......种种迹象与福克斯电视台面对中国议题一贯的强硬刻薄做派似乎有了云泥之别,这其中是否蕴含深意,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刘欣说,她在节目里对翠西发出邀请,表示愿意陪翠西在中国转一转,亲眼看一看中国的情况,这几句话虽然短小,但却不是虚情假意的客套话。

两个大国之间如果有争议和摩擦,缺的恐怕不是共识,而是对彼此关切的深入了解和相互的尊重。

刘欣说,如果翠西来中国,她最想带她去中国的边远山区看看。

我想带她去一个中国的农村吧,中国边远的山区去看看,北京上海我们都去过,是吧?

但是那些困难的地方,我们很多城市里的人、很多年轻人、很多精英阶层,或者中产阶级似乎有点忘了,所以我想带她去看看,然后自己也去看一看。

我觉得我和翠西完全可能做朋友,我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

借用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徐慨教授的一句话,这是一场意犹未尽的对话,但愿这只是一支序曲,而不是一支终曲。

来源:北京日报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国内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觉得美国对中国有很多误解甚至迁怒,刘欣回

关键词:

台湾年底选情,台湾政治板块大位移

挺韩造势创纪录 韩国瑜发动员令:明年1月让民进党下台 「韩流」将高雄由「绿地」变「蓝天」!台湾九合一选举中...

详细>>

情倾云端,羊拉派出所

甲功村贫困户农布2006年意外受伤,导致双侧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在当地政府和民警的帮助下,农布现在已经做了手术...

详细>>

高通积极回应5G牌照落地,华为称全力支持中国运

中国工信部下发5G商用牌照 华为、英特尔、高通等回应 东方网·纵相新闻 贾天荣 综合 工信部于6月6日向中国电信、中...

详细>>

外国网友惊呼中国这条,创14项世界纪录

世界首创!外国网友惊呼中国这条“蛟龙”不简单 这几天,中国东海一项刷新纪录的“大动作”成功收尾,令外国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