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建水县两名小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被反绑

日期:2019-06-27编辑作者:社会中心

“回想星期天我送他去学校,他眼泪汪汪求我不要走,我还是走了,真觉得我太残忍了。”4天后,回忆起送儿子小龙去读书的场景,白会珍很难受。“看到孩子身上的伤,我简直要死了。”小航的母亲尹丽飞在电话里和记者急匆匆地说完,就赶紧回到儿子身边,“他现在不让我离开身边,一谈这个话题他就哭。”这是云南建水县青龙镇青龙小学两名三年级学生遭遇校园暴力后的场景,两人被同班5名同学捂头、按手、按脚后脱了裤子用开水烫,伤痕惨不忍睹。

针对“云南建水县青龙小学2名学校遭同学脱裤后用开水烫”一事,12月7日晚,建水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名学生正在治疗中,伤情稳定;青龙中心校分管校园安全的副校长彭某某及青龙小学校长李某某已被免职,还将倒查责任,依规依纪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员。

图片 1

图片 211月13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小武的伤口至今还未痊愈。章 正/摄

图片 3

建水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上善建水 7日通报称,12月4日中午12时50分,建水县公安局青龙派出所接到报案称,青龙小学有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伤。接报后,青龙派出所民警、镇党委政府和县教育局主要领导及相关人员第一时间进驻学校和医院开展工作。

文/柳絮

在乡村诊所见到6岁的小武(化名)时,一眼就能看到她屁股上的伤口。11月的皖北小城,气温逼近零摄氏度。为了方便治疗,医生只好在她的睡裤上剪了一个大洞,把伤口露在外面。

他说没事 但在发抖

通报称,两名受伤学生报案前已分别由家长送往医院治疗,青龙镇党委政府和教育部门及时协调涉事学生家属到医院看望受伤学生,并先期垫付了医疗费。镇党委、政府及县教育部门也垫付了部分医疗费和协调医院对伤者予以特别护理。据医生介绍,两名学生伤情稳定,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正在康复之中。

1.

“奶奶,抱抱!”小武见到给她治疗的村医孙素荣,利索地下床,头就钻进了奶奶的怀里。离开妈妈期间,她已经习惯向别人撒娇。她屁股上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是她已经能下地与其他小朋友玩耍,手上的烫伤也已经痊愈。

白会珍在电话中向记者叙述了情况。

据《春城晚报》7日报道,上述事件发生于11月28日,两名被伤害的小孩分别小龙和小航,就读建水县青龙小学三年级。小航的母亲说,“5个孩子打他,绑住他的手脚,用枕头压住他的头,一个学生脱了他的裤子,用开水烫。”该说法得到班主任杨萍的证实。

今天,我要说的这个事情,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触!目!惊!心!

在安徽省砀山县,女童遭受母亲以及与母亲同居男子虐待致伤一案,受到社会的关注。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该母亲与男子已经被砀山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批准逮捕。而孩子的父亲,则通过律师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撤销孩子母亲的监护人资格。

12月1日下午,又到了每周五接孩子回家的时间,白会珍提前半小时到学校门口。

杨萍表示,她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

想必每一个当妈妈的,看到这样的新闻时,都会和我一样,在心里默念一遍:

  老师意外发现女童被虐待

儿子小龙今年9岁,在青龙小学住校读三年级。白会珍准备将儿子的被褥垫单收拾一下带回家换洗。

7日晚,建水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发来最新通报称,经建水警方查明,11月28日,建水县青龙镇青龙小学三年级学生李某以在食堂处洗碗和同班同学白某某发生纠纷为由,邀约同班同学高某、赵某某、吴某、李某及六年级学生舒某某等人于当日16时20分许,将白某某带至该校男生宿舍楼405室,采用向其身上淋开水的方式进行欺凌,造成白某某身体不同部位受伤。11月29日,高某等人再次寻求刺激,以同样方式在该校男生宿舍楼405室对同班同学卢某某进行欺凌,造成卢某某身体不同部位受伤。

阿弥陀佛,还好我的孩子没受这样的苦…

小武是砀山县旭日学校一年级的学生,也是学校中年纪最小的寄宿生,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认识她。位于皖苏鲁豫四省七县交界处的砀山,是国家级贫困 县,该校是一所民办乡村学校,一个学期学生的学杂费980元,住宿费加伙食费只收800元,孩子的三顿饭都包含在内,附近不少留守儿童在这里上学。

“我到了他的宿舍,发现垫单和枕头都没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当时没仔细观察孩子的表情,心里没太在意,因为孩子小,有时候拿错垫单也会发生。”白会珍说,她问儿子为何垫单枕头丢了不用校讯通告诉她,“他说校讯通烂掉了。”

通报表示,建水县委、政府高度重视,及时成立工作组进驻医院、学校开展工作。目前,建水县已对青龙中心校分管校园安全的副校长彭某某及青龙小学校长李某某作出免职处理。下一步还将倒查责任,依规依纪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员。县教育局已全面加强校园矛盾纠纷排查,防范校园欺凌等安全事故的发生。涉事学生家长已向受伤学生及家属真诚道歉。

图片 4

“‘十一’放假后,小武一直没有上学。”小武的班主任陈杨对记者说。10月8日,她给小武的母亲刘瑶(化名)打电话,刘瑶说小武感冒了不能来上学。

白会珍此时还没意识到,3天前儿子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校园暴力。

原标题:两名小学生被5名同学脱裤子用开水烫 校长被免职

事情发生在云南建水青龙镇青龙小学,主角是该校三年级的几个学生。

过了三四天之后,陈杨又给刘瑶打电话。这次刘瑶说孩子屁股上长疮,不能来上课。小武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按照学校规定,陈杨向校长报告小武的情况。

“回到家,我发现他有点反常,平时回来蹦来跳去,但那天蹲下去都是慢慢的,我问他是不是屁股疼,他一下子猛地站起来说不疼。”

11月28日,三年级学生小龙因拒绝帮同学洗碗,被该同学怀恨在心。

班主任陈杨之所以这么敏感,是因为小武以前从家返校时,腿部和腰部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孩子说是妈妈打的。“我们也觉得有些蹊跷,就给刘瑶打电话说既然孩子生病了,老师们准备去她家里看一看孩子。”陈杨回忆当时的场景。

白会珍带儿子去放牛,发现小龙外套居然穿反了。“他从来没穿反过衣服,我问他怎么了。”白会珍说,结果小龙非常慌张,一下子跑到草堆边将衣服穿正。

于是伙同其它三位同学以及一名六年级的学生一起,将小龙拖至男生寝室,对其实施了极度残酷的打击报复:

在这期间,班主任给小武的母亲已打了好几次电话了,催促其赶紧把孩子送到学校。

“这个时候,我都没想到他会被人伤成那样。”白会珍事后充满自责。

5个孩子,一个顶门放风,一个绑住手脚,一个用枕头压住头,一个脱裤子,还有一个将滚水泼向了小龙的下体。

学校是两周放4天假,10月23日,这一天是周五但不放假。在老师的催促下,本应该寄宿学校的小武终于被母亲送到了学校。陈杨看见小武有些异样,右手始终是举着不能放下,就像拿了一个杯子一样。陈杨看到她手上有伤,就把她叫到办公室问话。

晚上8时30分,白会珍让小龙换睡衣洗澡,发现儿子躲躲闪闪,“我看到他腰上侧面的伤,问怎么回事,他一下子就跳开,说没事没事,但身体都在发抖。”

或许是这种报复方法,让这些孩子倍感兴奋,于是又将素日看不惯的另一个同学拉进寝室,对其实施了同样的暴力伤害。

“我让她坐下,孩子说没办法坐下,屁股上长疮了。”脱下孩子的裤子,陈杨吓了一跳,她发现孩子屁股上血肉模糊。

白会珍心慌了。

更为可怕的是,他们在伤害了两个同学之后,放话说:不要告诉老师和家长,否则就叫人来收拾你们。

在老师的询问下,小武并没有立即坦白,屁股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她只说手上的伤是叔叔汪某烫伤的。他把小武的手放在烧开的茶壶上,一直问她烫不烫,直到她说不烫,才把她的手拿开。手烫伤之后,她还按照大人的要求,洗了自己的小毛巾。

“我是你妈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白会珍强行把儿子衣服脱开一看,几乎要晕了。“他屁股上一大片都是黑色血泡,有的干了有的没干。”白会珍说,儿子坚称自己是去打热水时不小心摔倒被开水烫的,坚持称没有人欺负他。

整个流程简直如电影中黑社会施暴如出一辙。

让陈杨觉得震惊的是,小武身上除了两处大面积的伤口,身上还有数不清纵横交错的红道道,都是被打所致。双腿也是浮肿的,身体前后还有好几处烟头烫伤的疤痕。

当晚,白会珍将儿子带到当地卫生所,医生说在此之前有一个伤情更加严重的孩子来看诊。

不禁好奇,这些骇人之举,他们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陈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向学校报告孩子的情况。

脱开裤子 用开水烫

非常明显,他们的威胁起到了作用。

  母亲当天就被警方控制

11月28日,对小航和小龙来说,是一个噩梦。

一直到12月1日,孩子们的伤势才被接他们回家的家长发现。

早上8点多,该校董事长陈学民得知情况后,马上给关帝庙镇副镇长赵佳伟打电话,报告小武伤情。镇政府离学校有3公里左右,刚上班的赵佳伟立即带着镇妇联的工作人员赶到了学校。

这一天他们遭遇了同宿舍5名同班同学的暴力。

就医后,被诊断为大面积混合II度烫伤。(如果不知道混合II度烫伤是什么程度,可以参考当年俞灏明在当年那场火灾中的烧伤程度,也是混合II度)

“当时有不少家长(微博)和学生都在围观,还有人在拍照,我看了孩子伤情很严重,马上决定以镇妇联的名义报警。”作为1982年出生的副镇长,他马上意识到这个事情非同一般。

“5个孩子打他,绑住他的手脚,用枕头压住他的头,一个学生脱了他的裤子,用开水烫。”尹丽飞说。

连孩子的班主任都说: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

为了防止小武的母亲逃跑,学校老师找借口把刘瑶叫回学校。当时,刘瑶穿着睡衣,戴着口罩,也没有多说,从县城回到学校。

这样的描述得到了小航班主任杨萍证实。

这三天时间,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一边是身体上的疼痛难忍,一边是精神上的加倍折磨。

“摘下口罩,她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陈杨说,听刘瑶说这是同居男友汪某所打。

杨萍说,上周五下午4时45分,小航的外婆打电话给她,“说小航在学校洗澡被烫伤,问孩子有没有跟我说,我说没有。”

对此,孩子们的校长说:哪有什么起因,3年级的娃娃能有多大仇恨,就是闹着玩。

上午9时许,小武被老师和镇政府工作人员带到派出所报案。让陪同的老师没想到的是,这个过程中小武并没有哭闹,面对派出所民警询问,小武一五一十地说出自己被打的事实。她还对警察说,自己屁股后面的伤不是长的疮,而是被叔叔打的。

上周六晚10时许,小航的母亲从珠海赶回,打电话告诉杨萍,小航已转到开远医院,小航说是同班同学小兰推了他才烫伤的。

倒吸一口冷气!

班主任陈杨觉得非常奇怪问小武,为什么在学校要说自己屁股上长疮,到派出所之后却改口了。她告诉老师:“在警察叔叔面前,要说实话。”

“当时我已经休息,但还是赶紧把事情汇报给校长,同时打电话给小兰父母,他们说孩子说没推过小航。”杨萍说,由于是周末,校长决定周一请双方的父母到校调查此事。

难怪网友们激动:校长大人,要不你也去拿瓶热开水浇浇自己玩玩看?

她告诉记者,每次回家后,妈妈都会打她,打的位置是屁股。这次屁股上的伤,是叔叔汪某让她趴在床边,扒下裤子,反绑其双手,用毛巾堵上嘴,用皮带一直抽打她。

杨萍说,通过调查得知,上周二小兰对班上几名同学说要收拾小航,同学小俊提议用开水烫。“一共5名学生参与此事,一名同学顶住门,一人用枕头捂住小航的头,一人按手,一人按脚,小俊脱开小航裤子用开水烫。”

我们把视若珍宝的孩子送到学校去,是为了学知识;而不是在遭遇同学欺凌后,回家都不敢告诉家长。

小武还说:“我写作业困了,叔叔就打。”她告诉叔叔作业写完了,但是汪某发现她最后一页作业没有写完就打她。当时,她母亲并不在家。记者问她有 没有想过告诉妈妈,小武说没想过,妈妈从来没有问过她,妈妈也会打。她到学校后,小武也不敢把被打的事情告诉老师,有老师问起她脸上的疤,她就说是磕的, 这些都是大人教的。

杨萍说,她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

随后在12月6号,建水县人民政府发出声明:该校的校长及负责安全的副校长作免职处理,5个施暴孩子的家长去医院探望孩子并各垫付了2000块的医院费。

报案之后,关帝庙派出所当天就对母亲刘瑶进行问话,但办案的民警并没有发现刘瑶存在精神上的异常。

这一切,白会珍并不知晓。

如此的“妥善”处理后,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有新的报道?

关帝庙派出所所长周强说:“母亲打孩子的理由是孩子不好好学习,但是没有想到打得这么重。”对于从警多年的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孩子被家长打得这么严重,他也对小武的遭遇非常同情。

周日下午6时,她照常送儿子到校读书,但小龙非常不愿去,“他跑到外面跟我说,他不想去读书了,他要放牛。”

另外,也真心希望这两个可怜的孩子真的如声明中所说的那样:伤情稳定,不会留下后遗症。

当天下午,当地的公安机关对小武进行法医鉴定。第二天,鉴定结果显示小武伤情为轻伤一级。砀山县公安局于第二天就对刘瑶采取了强制措施。

白会珍捉住儿子,送他去了学校。

至于那5个施暴的小兄弟,我们只能说:

周强告诉记者,汪某听到风声就躲起来了,公安机关对他进行上网追逃。最后他迫于压力,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县公安局进行投案自首。

“小龙一直说是自己烫的,要求我不能跟老师讲,加上当时卫生所医生说小龙的血泡干了不严重,擦些药就可以了。”白会珍说:“她当时想的是,不要耽误孩子的学习。”

如果他们的家长不好好教育他们,以后,这个社会将会狠狠地教育他们。

据见过汪某的人表示,汪某因为打孩子的事情闹得这么大,而觉得没法见人。

不过白会珍还是将要敷的药放在门卫处,打电话给当天负责晚自习的数学老师,“说我孩子在学校烫伤了,请老师帮忙敷药。”

  镇政府第一时间揽下救治孩子的责任

白会珍要离开时,看到儿子眼泪汪汪。“特别害怕的样子,他说‘妈妈你别走’,我以为他怕老师说他,我还跟他讲老师即使说你也是安全教育,不用怕。”

2.

关帝庙镇镇政府没有气派的大门,记者经过多次打听才找到镇政府,在一座破败的三层小楼上办公。在二层楼一个狭小而又凌乱的会议室里,记者见到了该镇的党委书记朱邵峰。

“妈妈,你明天还来看我好吗?”

说来也巧,时隔几天,又传出另一起校园暴力。

10月23日上午9点,他在县里开会,副镇长赵佳伟通过微信,把孩子的图片发给了朱邵峰。记者查看微信,朱邵峰连续回复了3段话“图片收到”“小孩家里是哪个村的”“先安排到医院治疗一下小孩身上的伤”。

“妈妈星期五早点来接我好吗?”

陕西渭南实验初级中学初三学生乐乐(化名),一周内,三次被多名同龄人殴打、辱骂,施暴过程还被拍摄了视频、图片传至网络。而在一段5分多钟的视频里,乐乐一共被殴打了50多下。

他们了解得知,小武并不是本镇人也不是砀山县人,户口所在地是在宿州市埇桥区,但是这个事发生在关帝庙镇辖区内的学校。

小龙央求着,白会珍离开了。

这些打人的孩子,他们多次勒索乐乐,要她把零花钱给他们花,不给就打,还不让告诉爸妈和老师。

“这个孩子落难到乡镇上,这是天意!”今年40多岁的朱邵峰说。

妈妈别哭 我不痛

图片 5

当天上午,孩子就被送到该镇治疗烫伤的卫生室,对孩子进行先期治疗。紧接着,朱邵峰就召开了一次镇党委会,决定镇里拿出钱先救治孩子。同时,让副镇长赵佳伟组建一个由乡政府工作人员和大学生村官组成的陪护小组,保证治疗期间有3个人对孩子进行看护。

伤情更重的,是小龙的同班同学小航。

所有的霸凌,都是从小打小闹开始的,这些小霸王很有眼力,他们知道谁是软柿子谁可以捏,他们知道谁能下手谁不会反抗。

当时,镇里有人担心镇里揽下了孩子救治的责任,孩子治不好怎么办?朱邵峰拍板决定,出了事情他来负责任。10月25日上午,孩子被送到当地医疗条件最好的县医院。

当天更早时间,小航的外婆发现了孩子不对劲。

除了这曝光的数十起情形恶劣的事故,实际还有更多的未曝光的霸凌事件,时时刻刻发生在我们的孩子身边。

“孩子刚来的时候,屁股上的伤非常严重,手上的伤属于浅二度烫伤,屁股需要植皮。”县医院普外科卢医生告诉记者,他认为如果屁股上不植皮,恢复 时间大概在3个月左右,时间比较长。另一位何姓护士表示,孩子屁股上的伤是被打所致,相当于深二度的烫伤。记者又采访参与治疗的张医生,但他以无可奉告为 由,拒绝了采访请求。

“我在珠海打工,我妈去接的孩子。”小航的母亲尹丽飞说,当天外婆去接小航时,所有同学都走了,但一直没等到小航出校门。“我妈妈有点担心,去班上叫他,叫了几遍孩子才答应。他说‘外婆,我被开水烫了,我好痛,走不了路,你带我去打针吧。’我妈就问他吃饭没有,他说两天没吃了。”

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针对10个省市的5864名中小学生调查显示:有6.1%的同学经常被高年级同学欺负,有32.5%的同学曾经有过被欺负的经历。

赵佳伟表示,在县医院住院期间,不断有媒体前来采访小武,加上县医院提出要植皮,担心给孩子身体和心理上带来更多的痛苦,他给乡镇建议带回到之前的卫生室治疗。

老人随口训斥了外孙几句,她根本不会想到,年纪尚小的外孙已忍受了整整3天的折磨。

而浙江大学《青少年攻击性行会的社会心理研究》调查,有49%的受访者承认对其它同学有过不同程度的暴力行为,而高达87%的受访者表示曾受过其它同学不同程度的暴力行为。

“我腿上的烫伤就是在这里治好的。”赵佳伟对这家村诊所非常了解,村诊所的孙素荣也一再给他打电话,向他一再保证能治好孩子。

“怕打针空腹不好,我妈先给他煮了饭吃。”尹丽飞说,去到卫生所后,医生说病情太重,必须到县里的医院。

从脚踹手推,到当众扇耳光,到扣厕纸篓到同学头上,到把同学衣服脱光点烟烫身体,到现在拿开水淋同学,校园小霸王们的招式日日更新,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植皮的效果未必就好,我们也担心给孩子带来二次伤害。”镇委书记朱邵峰说,“如果孩子在大医院治疗,即使效果不好,我们没有责任。但是转到村卫生所,如果治疗不好的话,我们是要承担责任的。”

由于交通不便,小航外婆决定第二天再去县医院。然而次日抵达建水县医院后,医生称伤口已感染,必须转院。

这样的环境,不得不为我们的孩子深深担忧!

镇政府与县妇联商量,决定把孩子转到这个村诊所进行“秘密”治疗,谢绝一切媒体的采访要求。

“我知道情况后特别伤心,哭着打电话给孩子,他还安慰我说‘妈妈你别哭,我不痛。’”尹丽飞说,她得知情况后立即从珠海赶回家,真正看到孩子胯部和大腿根的伤口时简直不敢相信,“我简直要死了!”

3.

“我是一个赤脚医生,我也是鼓起勇气揽下这事,当时压力非常大。”孙素荣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每隔两个小时她就给孩子手上和屁股上换药,晚上也是如此。60岁的孙素荣干脆陪孩子睡觉,除了方便换药,她还要看着孩子,不让孩子的手碰到伤口。

尹丽飞不愿再描述孩子的伤情,记者从照片上看到,小航大腿中部到腰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皮肤。

周末和闺蜜聊天,聊到建水事件时,闺蜜大呼有话说。

从10月27日开始,整整8天时间,孩子手上的伤口逐渐愈合、结痂和掉痂,除了有些红,基本上恢复了,屁股上的伤也有明显的好转。

一刻不愿 离开母亲

她的儿子小林子,八岁,活泼聪明,伶牙俐齿,读二年级。

朱邵峰和赵佳伟每天都来医务室看小武。在这个过程中,关帝庙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捐了7000多元,县妇联募捐了5000多元。县民政局局长周素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该局拨了一笔两万元的资金,专门用于孩子的救治。

两名母亲发现,孩子变了。

小林子最近被小区里的一个大孩子盯上了,他们在同一个学校读书,那个大孩子读四年级。

在治疗期间,小武长胖了,她最爱吃的就是孙素荣儿媳妇做的蛋炒饭,一次就能吃一大碗,并不比成年人饭量小。

周一上午11时许,白会珍接到数学老师电话,称小龙情况有些严重,建议到正规医院治疗不要耽误。

图片 6

这几天,她一直在追问孙素荣:“奶奶,和你商量一个事,我治好了之后,跟你家多住几天。”

“我当时想着伤疤一时半会好不了,还想让他在学校学习,但老师说学校不方便养伤,让接回家休养。”白会珍说,接到孩子后,她发现儿子开始犯困,“我一看,伤口血汪汪的一片,我吓坏了,赶紧去医院。”

大孩子上周星期二要小林子替他做值日卫生,被小林子拒绝了。

“要看你听不听话,你这个疯丫头。”孙素荣回答。

据悉,周一中午,学校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之后,大孩子便在小林子回家要经过地方守着,手上拿着一根长长的树枝,看到小林子的时候,便学着李小龙的动作在小林子面前挥舞着长树枝,口中还不时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管!”(是“行”的意思,砀山本地话)说完她咯咯笑了。

“孩子奶奶认识小航外婆,所以我们也知道小航的事。她问孩子你的伤是不是也被同学烫的?”白会珍说,儿子表情特别恐慌,连说“这个事情我不知道”。

小林子吓到哭着跑回去找妈妈,请求她去校门口接他放学。

知情者告诉记者,在治疗期间,她很少向大人提起她母亲。(记者 章正)

在去医院的路上,小龙才说伤害他们的人被校长和民警询问了。

学校和小区只有一门之隔,平常小林子都是自己挂着家里钥匙,去晚托班做完作业后回家。

白会珍再次询问,小龙才吐露了自己也遭遇5名同学的暴力。“他牙齿咬得很紧,哭着说‘妈妈你不要送我读书了,我怕那些人再来打我,欺负我’。”

应孩子要求,闺蜜第二天去接小林子放学,远远地看到花坛树后的一个人影,小林子说:妈妈,他就在那儿。

目前,小龙在建水县医院治疗,但精神始终不好。

或许是看到有大人陪着,还没靠近,那个大孩子便远远地跑开了。

“他原来特别活泼,现在脾气变得很怪,早上醒很早,然后说睡不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白会珍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第二天是周五,闺蜜因为有事,让小林子自己回来。

尹丽飞也一直没再去打工。“周一我去学校看了他的寝室,他的枕头上有血渍,当时我都有死的心了,但现在我冷静了,知道即使我杀了那些孩子,我孩子身上的伤也不会少。我只能对那5个孩子的父母说,请他们好好教育孩子。”

晚上到家,询问小林子,果不其然,那个大孩子又拿了那根树枝在路边候着,还对小林子说:怎么今天你妈妈没陪着你啊?

一旦问及当日发生的事,小航就会哭,他现在一刻都不愿离开母亲。

于是,周末的时候,平常总爱去楼下和小伙伴一起疯玩的小林子,这个周末出奇地安静:自己在家写作业,玩乐高,玩拼图,连一周一次的书法课,都央求妈妈陪着一起去。

官方通报

由于小林子的情绪低落,闺蜜拉着他一起聊天,放松下来的孩子说:妈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帮他做值日呀?这样子他就不会找我麻烦了,我也就不用这样害怕了。

两名学生伤情稳定

作为妈妈,闺蜜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孩子的提问。

建水县政府新闻办昨日通报,12月4日中午12时50分,建水县公安局青龙派出所接到报案称青龙小学有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伤。接报后,青龙派出所民警、镇党委政府和县教育局主要领导及相关人员第一时间进驻学校和医院开展工作。

她的孩子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他没有屈服于大孩子的霸道;可是也正因为这样子的反抗,他被恐吓,整天提心吊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两名受伤学生报案前已分别由家长送往医院治疗,青龙镇党委政府和教育部门及时协调涉事学生家属到医院看望受伤学生并先期垫付了医疗费。镇党委政府及县教育部门也垫付了部分医疗费并协调医院对伤者予以特别护理。据医生介绍,两名学生伤情稳定,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正在康复之中。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我们幼小的孩子,正面临着我们我无法预知的“危难”。

原标题:云南两小学生被5名同学强行脱裤后用开水烫伤,官方介入协调

而我们,能做的,好像除了焦虑,真的不多?

4.

不管怎样,家长最应该要做的,是教孩子如何保护自己。

要从两方面来看,这个世界上有熊孩子,也有羊孩子。

熊孩子总是欺负人,羊孩子总是被人欺。

作为家长,我们一方面要防止孩子成为熊孩子,不做霸凌者。

要知道没有天生的熊孩子,只有天生的复制者。

我们在生活中,也会经常自己或别人对孩子们说:

你要不听话,我就关你去小黑屋。

你要不好好学习,这个月的零花钱就没了。

.......

也许我们只是吓唬吓唬孩子们,但孩子们是当真了。

然后,他们屈服了,听话了。

但其中有些孩子,也学会了把这种方法转移用到比自己弱小的人身上。

在强者面前示弱,在弱者面前逞强。

这是人性的弱点。

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教育孩子不要成为羊孩子,不做校园霸凌的受害者。

羊孩子通常都温驯,面对欺压,他们总是选择自己默默承受。

而实际最大的原因是,他们曾经发声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知乎上有网友描述自己曾经受到欺凌,报告老师和家长时,经常被一句话回复:

为什么他们只欺负你,没有欺负别人?是不是你先动手的?

大人们本意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

而孩子们则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帮助他,发声求助只会换来更大的打击报复。

面对小霸王们的欺凌,羊孩子们既惹不起,也躲不起。

于是忍让,于是倍受煎熬。

如此助长,校园暴力,愈演愈烈。

其实,能使我们免受更大的伤害的,是勇于面对和反抗,而非屈服忍耐和顺从。

所有的强者,都是在弱小的时候成长的,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

所以,我们想对孩子们说:

孩子,要是有人欺负你,不要急也不要怕。

首先,请你大声呼叫,如果你手上刚好有手机,把经过录音或视频。

然后,请你在学校马上报告老师,回到家里马上报告爸爸妈妈。

如果情节严重,爸爸妈妈会带着你一起去报告警察叔叔。

孩子,请你从今天开始,运动锻炼,强健体魄

如果愿意,妈妈可以送你去学习跆拳道、空手道或者武术,如果有人欺负你,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而不是跑到角落里去一个人哭。

孩子,请你从今天开始,与人为善,多交朋友

孤单落单的孩子,是校园小霸王们的首要目标。但如果你身边总是有一群朋友,他们可不敢轻易欺负你的噢。

我们只想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能保护你的,除了大人们,还有你自己!

但大人们有时会不在,你就只有靠自己了。

向霸凌说NO,从来不止是孩子和家长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

而应该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法制法规,等多方面集体发力才行。

因为,一个社会,如果人人都当沉默的好人,邪恶势必横行。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社会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云南建水县两名小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被反绑

关键词: